全国
切换

管理 | 登录 | 注册

编辑 泼妇式的无赖——她到了狗急跳墙的时候真是无耻到极点

2019-03-12 14:43:50发布

      继上次曝光山东省龙口市政府及芦头镇政府相关责任人雇佣地痞流氓在京城到处骚扰民众实施跟踪绑架非法活动后(见下图),芦头镇党委副书记解静气急败坏地给李春华发信息,诬蔑威胁。

      请看芦头镇政府党委副书记解静发给控告人李春华的微信:

      看了这段文字,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解静一副狂妄、盛气凌人的嘴脸,是谁给她做后盾?做她背后的保护伞?管他是谁!自古以来,邪不压正!

      下面咱就针对解静在微信中污蔑李春华“非法”上访及给政府“要”钱的事实真相曝光一下。

      李春华自06年因法院一二审枉法判决(省高院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竟然也做出了驳回申诉裁定书)、龙口市公安局对2006年2月25日以乔瑞岭、史进通为首,组织并雇佣黑社会成员共十三人,持械分两伙先后闯入李春华家打、砸、抢,家中一片狼藉,致其丈夫乔瑞坤重伤一案至今不立案而逐级控告。然而被龙口市政府相关责任人带领芦头镇政府及相关责任单位责任人屡屡灭绝人性的报复迫害,事实如下:


      2007年4月5日,芦头镇政府将李春华从北京骗回龙口非法拘留十日,期间派警察张磊、刘某用警车从拘留所拖出用刑、殴打,有一次将其打晕(每天用刑八小时,共四天)。

      2008年6月1日,芦头镇政府又将李春华从省政府信访局骗回龙口并非法拘禁在610基地(期间也不通知李的家人,家人到处找),几乎每天都有政府及司法官员去610基地对李春华恐吓、威胁并派徐峰(音)殴打李春华。特别是6月四日晚上大约十点钟,去了三个便衣自称是公安局的,要带李春华走,给李春华去解决问题。李春华说:“事实、证据你们都有,你们解决就是了,叫我去干什么?!”但随即三个便衣不容李春华再说,上来两人分别掐着李春华的胳膊腋窝将李春华拖出去,塞进警车内,然后给李春华套上黑布套。李春华也不知道被拉到哪里,只知道车停后又将她拖进一小屋,将她上身捆绑在铁凳子上,两条腿也分别捆绑在铁凳子两个腿上,最后才扯下头上的黑布套。李春华这才看到屋内有龙口市公安局长李建丰、修宪蒿、芦头镇派出所所长薛治勋及去610基地用黑社会的手段绑架李春华的那三个人。他们先是谩骂、侮辱李春华,连其父母一并骂,并说:“我们公安机关是暴力机关,是专门惩罚你这种人的,我们有的是办法整你……中国就这样,就这么个社会,你告也没有用……”同时命令李春华抬头、挺胸。因李春华没有抬头挺胸,这群畜牲便将李春华的鞋、袜子全部脱光,将电线丝缠住李春华的十个脚趾,然后插在电源上,同时用电警棍电击李春华的手、面部等,一边电击,一边骂着说:“叫你不老实,叫你不抬头、不吭声,就不信整不了你,你这个臭娘们不老老实实呆在家,到处上窜下跳,你找死吗?!……”就这样,反复多次,看到李春华被电击的痛苦样,这群畜牲都哈哈大笑。期间还有两人按住李春华的头,准备强行给李春华灌毒药,李春华急忙挣扎并喊:“这是毒药!”这群畜牲才罢手。一直折磨到凌晨三点多,才给李春华扯下刑具又送回610基地。大约过了四、五天,还是晚上那个时间,这群野畜牲又重复了与6月4日晚上一模一样的经过。7月1日才放李回家。


      2009年3月底,李春华和丈夫乔瑞坤又来京控告,夫妻俩不知被龙口市政府雇佣的黑社会盯梢、跟踪了。4月9日早晨四点多,夫妻俩走到永定门长途汽车站附近,被早已埋伏好的龙口市政府人员带领雇佣的黑社会约二十多人袭击。夫妻俩正走着,突然就从背后及两侧扑上一群人将其按倒并拳打脚踢,夫妻俩正挣扎和叫喊,立即又遭到毒药水的袭击,顿时李春华夫妻俩既睁不开眼又喘不了气,悄无声息地被这群黑社会组织绑架回龙口。一路上李春华不但双手被反向戴手铐,而且还被臧本东、王彦青一人按住一边肩膀不让动,乔瑞坤被一只手从头顶绕过与另一只手反铐在一起,又被按趴在面包车后排的底板上。后排座椅上的三个人的六只脚就踩在乔瑞坤的后背上,每当乔瑞坤疼的大喊时,那三个人就用脚踹他,致使乔瑞坤的手腕肿得手铐都扯不下。一路上不让上厕所,更不用说其它的了,这七百多公里就是这样伤痕累累惨痛地度过的。


      2009年6月李春华和已被打死九年至今还没火化的李淑莲一起来京告状。龙口市政府在京一直是雇佣黑社会盯梢、跟踪、绑架,通过跟踪又将李春华居住的旅店老板买通。

      6月27日半夜,李春华和已被打死九年的李淑莲及其他各地访民共十四人,正睡得香甜的时候,门从外面突然被打开,一群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的流氓陆续闯入房内,直奔里间李春华和李淑莲的床边,分别将她俩打醒,便立即将她俩赤身裸体地拖出殴打并分开。李春华要自己的衣服、裤子穿,芦头镇政府人员臧本东骂到:“给你个鸡巴!”李春华说:“你这个畜牲怎么不说人话!”臧本东又骂:“我操你妈!操你姑娘!”李春华就回骂他:“你还操你妈、操你姑娘呀,你妈、你姑娘叫你操死啦!”臧畜牲又开始暴打李春华,李春华的牙被其打掉数颗。一路上李春华被戴手铐脚镣、嘴被封胶带。这群畜生用两辆车分别将李春华和李淑莲绑架回龙口。到了龙口一黑旅店大院内,畜牲们叫赤身裸体的李春华下车。李春华不下车,便冲上来一畜牲拽住李春华的一只手腕猛的一拖,将她拽下车并拖倒在地,一直拽着李春华在沙石地上拖出三十多米,致李春华的两条腿血迹斑斑,然后将李春华关进一房间内暴打。李春华被打得面目全非、脸面变形、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差点被打死。这个骇人听闻的事件当时惊动了国内整个网络,就因为这,畜生们才停止对李春华暴力殴打。一星期后,才买来衣服,让李春华穿上。

      大约6月30日,芦头镇政府人员刘岩(音)等六人值班看押,刘岩对李春华说:“你这次真是大难不死呀!……”

      半月之后,去了七、八个自称是烟台的人,其中一个人向李春华问了一些问题,了解清楚后对李春华说:“这些问题都要赔偿你的,你说吧!你说多少钱吧。”李春华回答:“多少钱也不买打!也不买耻辱!你们先处理他们,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另外,你们在座的都有妻子吧?假如你们的妻子或者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受到我这般遭遇,可不可以这样?!”

      7月30日直到李春华的外伤痊愈后,才放李春华回家。李春华回家后不是被安监控,就是派人或雇人盯梢、跟踪、绑架,7月31日半夜,又派人砸李春华家的后窗户……等等。

      和李春华一起半夜被赤身裸体拖出的李淑莲于2009年9月被关在龙口黑监狱里致死。后来芦头镇政府人员臧本东对李春华说:“你再上访,叫你在地球上消失,叫你家人连你的尸首都找不到......”这不是口头上的威胁,这些年龙口市的确相继消失了数名信访人。从李春华的这些不幸遭遇足以证明: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他们是丧心病狂,不择手段,无恶不作。

      之后,没有任何人和李春华谈解决问题。


      2010年7月15日晚上驻京办李忠武带人将李春华从北京久敬庄强制带出塞进车内,妄想将李春华绑架回龙口,路上李春华再三申明还要到省高院送达最高法督办信,要求下车,镇党委副书记郭志栋(音)派的人不允许,并且说:“你净毛病!”李春华说:“你这叫说话呀,这不都是王八蛋给我造成的吗?!快停车,我要下车!”正说着,其中一个人就劈头盖脸地打李春华,并拽着李春华的头发猛打李春华的头,将李春华拖下车后拿着没开封的矿泉水瓶暴打,打得李遍体鳞伤,衣服、裤子都被撕破,然后这群畜牲开着车跑了。天亮后李春华搭车去了济南省政府,省领导看到李春华被打的惨状,立即打电话命令龙口市政府派人到省政府信访局,当天下午四点多镇政府镇长高锦湖(音)去了,省领导李处长当着李春华的面对高锦湖说:“关于李春华的问题有三点,第一:已经经过司法程序的要依法处理;第二:06年那十三个人闯入她家将乔瑞坤致重伤一案,公安机关应该立案,应该追究打人者的刑事责任,并且应该给予民事赔偿;第三:对于这些年政府对她的这些伤害包括这次,你看把她打得浑身是伤,马上处理!造成这些伤害是谁的责任,调查清楚后该处理一定要处理,她的身体不好要给她治病,回去后你要汇报给龙口市政府。”但事后,龙口市政府既不给李解决任何问题,更不拿钱给李治病。由于龙口市政府责任单位一贯弄虚作假、谎报瞒报、欺下瞒上,不解决李春华的任何问题,无奈李春华只能不间断地进京控告。


      2011年春节后上班,芦头镇政府就开始在李春华的村子周围各路口固定人员及车辆,每天24小时监视李春华及其家人出行,有的在李春华的房子附近胡同里巡逻监视。2月18日李出来拿烧柴,正好与政府人员战加涛(音)相遇,战加涛(音)急忙向李春华解释:“我们也没办法,这是领导派我们来的,以前我也没打你。”李春华说:“你是没打我,以前打我的那些畜牲在打我之前,我还知道他能打我吗?他们叫我干啥,我就得干啥,我不干!他们就又打又骂!凭什么?!”正说着李春华的丈夫跑来,战加涛(音)见状马上就跑了。过了不一会,政府又派来邻村地痞孙长山打骂李春华的丈夫,后来被村民劝退。从2月18日开始,每天晚上到了七、八点钟,就有一群人在李春华的房子周围叫骂,像幽灵似的看不清是谁,总是以孙长山的名义在外狂骂,闹得四邻都不安生,还时不时地往李春华家房内投石块。李春华和丈夫出去,这群畜生就跑远了。就这样一直持续到3月3日。这天早晨约六点,派出所所长张焕东又带领一大群黑社会在李的房前屋后叫骂,同时往其房内投石块,砸门。李春华丈夫上了屋顶平台,这群黑社会就跑远,就在李春华丈夫从平台上下来约五分钟,只见李春华家平台上、院子围墙上全是戴头盔、穿警服、手拿电棍和盾牌的警察,由公安局长带队。他们跳入院子殴打李春华夫妻俩,并强行戴上手铐脚镣,同时在房前砸门的砸门,在房后砸窗的砸窗,用担架抬着李春华夫妻俩游行了半个村,然后将李春华夫妻俩非法关押到莱阳精神病院达两个月。原来李春华的住宅早已被群狼围堵,龙口市政府动用了一百多全副武装的警力,先是将李春华的住宅附近大街小巷封路,然后实施了这一声势浩大、惊天动地、骇人听闻的犯罪活动。


      2011年12月27日又将李春华从北京绑架拉回,非法关押到莱州精神病院。李春华的家人到处寻找,直到2012年大年三十晚上约11点才被家人找到,那天还下着大雪,李春华和家人在茫茫大雪、举国欢庆新年鞭炮声中回到家已是凌晨2点,此时此刻真是悲喜交加......

      2012年6月5日,李春华又被从北京绑架回龙口后,被报复劳教一年。

      2013年8月31日,李春华和丈夫在北京久敬庄又被暴力绑架,惨烈场面与09年4月9日早晨在北京永定门长途汽车站附近一样,李春华的丈夫差点被打死,绑架回龙口后又双双被非法关在龙口市精神病院,长达八个半月之久。


      自2014年芦头镇政府党委副书记(现为芦头镇党委副书记、镇长,主持镇政府一切工作)刁彦龙与镇党委书记李剑(现已升迁)以各种花招欺骗李春华,由刁彦龙出面对李春华说:“关于公安和法院的问题我们给你协调。”

      李春华说:“我不同意协调。正是他们把我逼上这条路,我一个受害者不但得不到你们的保护,反而被你们害得几近家破人亡,一次次被关监狱、精神病院,害的我不像人样,而犯罪分子至今都逍遥法外。”

      刁彦龙又说:“调解赔偿的钱多。”

      李春华说:“你听好了,我不同意!这不是钱的问题。法院的问题,该是属于我们的必须是我们的。公安的问题,必须依法追究犯罪分子私闯民宅、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必须依法给予民事赔偿。”

      刁彦龙又说:“你不同意,那么咱解决政府的事,政府这些年对你的伤害也不少,咱先一样一样解决,把你这些年外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及其它什么的算算。”

      李春华同意并列出名单、标注名号交给了刁彦龙,后来刁彦龙以各种借口一拖再拖,拖了好长时间镇政府才把这部分费用退赔。

      后来刁彦龙再也不提解决报复迫害的那些重大问题。经李春华三番五次的讨说法,刁彦龙又说:“咱不用一样一样解决,干脆一块解决。”

      李春华说:“更好呀!就应该一块解决。”同时把一份记录了每次被报复迫害的事实材料手稿给刁彦龙一份并说:“你好好看看!请你换位思考,这都是事实,都是害我的那群王八蛋干的。假如是你,你怎么要求?!”

      过了一段时间刁彦龙对李春华说:“对你造成的这些伤害,不光是镇政府的责任,市政府也有责任呐。”

      李春华说:“这个你不要跟我说,那是你们之间的问题,你们是主要的。我有事实,根据你们的恶劣程度和性质以及给我们造成的后果,要求合理合法的解决。”

      之后刁彦龙又反悔,对李春华说:“咱还是一样一样解决吧”。就这样,刁彦龙翻来覆去的这几句话捣腾好几个来回,也不给解决任何问题,用这种方式应付、欺骗。

      2016年4月李春华在北京又被刁彦龙非法控制,他对李春华说:“现在国家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解决你的问题,等国家出台了适合解决你的问题的法律法规咱再解决,每个月给你五千元,这五千元以后解决问题不算在内,你以后不许到中南海、天安门,不许到国家信访局。”

      李春华反问他:“国家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叫你们这样迫害我的吗?”

      刁彦龙回答:“没有。”

      李春华说:“既然没有,你们也都做了,习近平主席关于信访会议多次强调:要合理合法地解决信访公民的合理诉求。我不要你们的五千元,我就要求解决问题!”

      后来就因为李春华不同意他们这个无理绑架决定,于2016年5月以“寻衅滋事、妨害公务”莫须有的罪名强加李春华头上,李春华被判刑一年半。

        

      这是北京公安西城分局出具的关于李春华“非访”的信息公开证明。


      2015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下午,刁彦龙派人到李春华家,通知李春华到镇政府有事商量。李春华对来人说:“有什么好商量的,也不给解决问题,我不去!他又骗我一年了。”来人汇报后,刁彦龙又电话慌称:谈谈如何解决问题。无奈李春华去了。见面后刁彦龙根本不谈如何解决问题,只是三番五次的要求李春华三月两会期间不要去北京,并且拿出五千元人民币给李春华。还说:“这五千块钱你先拿着,等两会的时候还会给你。”李春华不接受这来历不明的黑钱(所谓的“维稳费”),也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对他说:“你骗我一年了,(事情)一样一样解决,(事情)一块解决都是你说的,一年了一件事情也没有解决,我也不要这个钱,我就要求解决问题,今天又让你骗了。”说完李春华起身就走,被刁彦龙一把拽住不让走,逼着李春华收下那五千块钱才放李春华走,李春华始终执意不要,多次要走都没成功。就这样一直到天黑了,李春华说:“看来,今天我不拿这个钱,你是不会让我走了,那么我就拿着,其它的(限制条件)我不答应。”过了元宵节后李春华来到北京。两会期间,镇政府又派王延青为代表找李春华谈,最后又给李春华五万元“维稳费”并将李春华送回龙口。


      以上这些都是龙口市政府及芦头镇政府前任及现任责任人,对李春华及家人犯下的这些滔天罪行。李春华还被非法拘留、拘禁七、八次,共二百多天,期间被派出所副所长王福良暴打三次,被警察张明明暴打一次,均差点被打死,被政府人员张益军、于增涛殴打一次等等。

      这就是芦头镇党委副书记解静所说的李春华“非法”上访及给政府要钱的谎言。如果李春华真是非法上访,那也应该是北京警方对李春华采取制裁,你龙口市根本就没有这个权力!钱都是芦头镇政府责任人要求给的,并且每次都声称“给的钱等解决问题时不算在以内”。咱就不明白了,这个叫解静的你到底懂不懂法?!你最近又不收敛,滥用职权,带领手下并雇佣黑社会地痞、流氓耀武扬威的在京城到处骚扰民众,尾随、跟踪李春华及李春华的儿子,剥夺李春华及家人的合法权力,严重扰乱国家正常信访秩序等等,你所做的这一切行为不但违法,更是犯罪!龙口市政府和芦头镇政府前任及现任责任人一直不贯彻落实党中央领导的指示精神,法外滥权、搞独立王国,肆无忌惮、祸国殃民,妄想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


点击回复 浏览量(62) | 回复(0) | 2019-03-12

点击回复

作者最新作品